玉才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终焉之主 > 第二十五章,萨米尔的信
    对于长老战争这个改变了全世界格局的重大战争,希德略有所闻,尽管在神圣帝国官方文书或是民间传说中,长老战争往往都是使用春秋笔法含糊掠过,已知的信息是在长老战争之前神圣帝国第二皇朝包括提图斯皇帝在内共有八位圣座至尊,可谓是武德盛世。

    长老战争使得全世界所有种族全部卷入,最终的结果是神圣帝国八位圣座全部陨落,精灵矮人宣布从神圣帝国中重新独立,第二皇朝灭亡。

    其余部分大多语焉不详。

    值得一提的是神圣帝国的历史书中,初代神圣猎鹰皇帝罗曼尼的统一战争足足有五个章节长,而使得神圣帝国失去世界霸权的长老战争只有两页。

    而据说光精灵和华莱士公国历史书中关于神圣猎鹰帝国统一战争内容只是一笔带过,相反长老战争则是花了非常多的笔墨数个章节去描述。

    “长老战争爆发的原因是第二皇朝末期,神圣帝国对周边势力的控制力已经大为减弱。”大姐姐说起了这段历史:“我们都知道罗曼尼皇帝即使是在圣座至尊中也是无敌的存在,但他也无法躲避寿命的威胁,当他离去后,精灵和矮人自然不服神圣帝国统治,只是之前的遭遇过于悲惨,因此大家都在等待时机。”

    “难道神圣帝国没有察觉到么?”希德问道。

    他完全能理解,之前罗曼尼皇帝只是单纯地靠拳头把精灵矮人打服,这种臣服注定了是短暂的,不稳定的。

    “当然察觉到了,双方的矛盾在第二皇朝末代皇帝提图斯皇帝时达到巅峰,当时的提图斯皇帝在还是皇子时并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但他成功冲击极道之境,归来后通过一场堪称残暴的方式继承了皇位——这家伙将继承顺位于自己之前的两位继承人哥哥通过挑起一场完全合法合规的宫廷决斗“失手”杀害,他的父亲尼伯斯被迫传位于他。”大姐姐叹气:“提图斯手段狠毒残暴,本身又是圣座至尊,面对精灵矮人对他合法性的质疑,提图斯皇帝立即决定先下手为强,拿最不服管的暗精灵开刀,震慑其余长老种族。”

    “结果失败了?”希德捏着下巴。

    “是,虽然暗精灵损失巨大,可山下之战却没如提图斯希望的那样取得完胜,这一仗折损两位圣座至尊却没能一举击垮暗精灵,并且最终大陆上所有的势力全部卷入,一场世界大战就此爆发。”大姐姐露出了悲恸的表情:“几乎所有势力都损失惨重圣座至尊纷纷陨落,而到了最后血月再现,魔鬼大军出现在了帝国的心脏地带,紧跟着魔鬼大军出现的还有破界魔大军。”

    “第一次血月之战?”希德惊呼道。

    “是,在血月之战中第二狼皇朝灭亡,天使一族从拥有上万人口的传奇种族死得就剩几百人,现任大天使长乌列尔的母亲奥罗拉在临死时将自己身体中所有的力量全部释放,将自己的儿子救下并送到凡世,而她的身体被地狱憎恨大君阿-黑卡尔的手下大魔鬼阿瑞班切碎,灵魂被奴役,身体被斩首、砍掉双臂,剩下的部分石化变成雕像,这就是天使之泪。”伊露丝媞娅丝的脸上透着忧伤:“姐姐就说这么多了,这只是件著名的纪念品。”

    “姐姐知道天使之泪在谁的手中么?”第二件神器似乎遥不可攀,却好像又近在眼前,希德赶紧追问道。

    “天使之泪作为天使跟人类友谊的象征被赠予人类皇室,更换过很多主人,现在可能还在皇室的手中吧。”伊露丝媞娅丝似乎不愿意再说了,她慢慢地起身准备收拾碗勺:“外面的人应该知道。”

    这样怎么拿?希德眉头紧锁,天使之泪在皇室手里,自己则根本就不可能接触到皇室成员。

    自己跑到首都去?

    别傻了,另一位永世神选也这样试过,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帝国忠臣还为此专门跑到首都大教堂去祈求启示,结局呢?

    希德不干这样的蠢事。

    双~鹰虽然纹在身,我心~依然是八芒星。

    然而希德知道现在的情况对自己来说非常危险了,渡鸦骑士团的调查者抵达赫尔维蒂只是时间问题,这边霍夫曼的血案希德也是重点怀疑对象只是没有证据。

    更麻烦的是,希德自己的存款也所剩不多了,可现在却是他急需要钱的时候。

    钱从哪里来?找大姐姐要?

    这也不行,希德总有种感觉,大姐姐想把他养成废人,最好跟她在这里久居不要再出去。

    不能这样,小向导就是这样被卷入其中的。

    希德下定决心,明天就去佣兵公会把佣金领了,尽管这样可能会暴露自己,但目前没有别的选择。

    当天晚上,希德美滋滋地洗了一个热水澡,钻进舒服的被窝顺手还把门给锁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举动成功拦住了想要夜袭的不速之客。

    临睡前,希德还把《混沌精选》翻了一遍,但没找到天使之泪,他也没敢看太多,里面的内容实在是过于精神污染。

    大概是因为直视并得到过圆环之神赐福的关系,希德发现自己现在的精神力强悍得远远超越了普通人,然而他依然没有魔法天赋。

    不信邪的希德晚饭后还让大姐姐给自己测试了一遍。

    没有就是没有。

    看来缺了什么关键的东西,这是希德的判断。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希德选了个人流较多的时间来到佣兵公会,尽管很冒险他还是决定过来领取赏金,这笔赏金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很重要。

    他需要钱,非常需要!

    交任务的过程很简单,哥布林萨满的脑袋被放在公会前台的大桌上,公证人确定这就是萨米尔先生要求剿灭的兽人部落首领,就将满满一大袋金币送到了希德的手中。

    “就这么简单?”希德很是诧异,以往的委托可是要有反复核验和第三方鉴定环节的。

    “委托人嘱咐了只要是你来,带着哥布林萨满的头颅就可以了。”公证人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你真是接了个好任务,哇,剿灭一个兽人部落就能赚500金埃居,要求又低,你是怎么接到肥羊任务的?希德先生?能不能分享一下经验?”

    “就,正好在候鸟酒馆遇到了他,就接下了。”令公证人感到奇怪的是,希德却不见多少兴奋,他接过了钱袋就打算往外走。

    “等等!”公证人叫住了他:“萨米尔先生给您留了一封信!”

    “信?!”希德听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还好意思给我留信?”

    “?”公证人满脸迷惑。

    “给我吧。”希德还是从公证人的手中接过信件,他边走边拆。

    这封信使用的是相当高级的羊皮纸所制作,油墨也是最好的。

    熟悉社会百态的希德发现萨米尔的书写方式比较古老,而且其中有些修饰颇为古典,还有许多古词语(那种十几个字母以上的词),应该是相当有文化素养的人。

    “希德阁下,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要恭喜你胜利了,无论怎么说,胜利就是胜利,我说的对么?”

    你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