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玉才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书香 > 第95章 最糟糕的下场

第95章 最糟糕的下场(1/2)

    在京城豪门中,家宅不算宽敞的胜亲王府里,却有这么大一片靶场,可见过去王爷和世子上京述职时,也从不懈怠练功。

    尧年见扶意来,很是欢喜,对韵之和慧之也十分热情,问她们:“要不要试试看?”

    祝家三百年家史曾出过武将,宅中也有这样的地方,平日里公子们在那里练功射箭,常有别府的子弟与家中男仆在,因此姑娘们被严禁去那里。

    扶意才伤了肩膀,如何拉得动弓弦,慧之上手试了试就摇头,韵之总是天不怕地不怕,可费好大劲涨红了脸,也拉不开弓弦。

    但这张弓,在郡主手中十分轻松,她更有百步穿杨的准头,之后连发十箭,箭箭正中靶心,把扶意都看呆了。

    闵王妃温和地说:“孩子们,花厅摆下了茶点,去坐着说说话,尧年你自己疯也罢了,不要怠慢了客人。”

    扶意三人跟随王妃到花厅,在点心匣子里见到了纪州的吃食,韵之和慧之都是头一回见,笑着问扶意:“想家了吧?”

    “你们尝尝。”扶意没有回应,因为她并不想家,只是担心母亲而已。

    自然,纪州是生养她的故土,她割舍不下,但在纪州,她的命运只能是嫁人生子,再没有别的指望。

    但见郡主归来,换回了端庄明丽的衣衫,一袭散花云烟裙轻盈秀雅,还记得方才在张弓搭箭的英姿飒爽,此刻仿佛换了一个人。

    王妃见三个姑娘对尧年起身相迎,笑道:“不必惦记这些虚文礼节,你们愿意常来陪伴尧年,我才高兴。”

    尧年落座,底下的丫鬟来上茶,不知怎么,走过韵之姐妹跟前,脚下一绊,一碗茶都泼在韵之和慧之的裙上。

    王妃担心不已:“烫着没有,伤了没有?”

    韵之和慧之都只是湿了裙摆,并没有烫伤,王妃依然十分担心,要亲自送她们去换衣裳,被韵之再三拒绝,对扶意说:“你陪着娘娘和郡主吧,我们去去就来。”

    众人拥簇着二位小姐离去,尧年立刻向丫鬟使眼色,果然是她安排了这一出,只见花厅的门关了,她拉着扶意的手到了母亲跟前说:“娘,您想对扶意说什么,就说吧。”

    闵王妃满目温柔,将扶意看了又看,笑道:“言夫子生得好女儿,我记得你小时候来家里,王爷就曾说,和尧年像亲姐妹似的,一样的玲珑可爱。”

    时间有限,扶意无心忆往昔,说道:“娘娘,我从第一眼见到世子妃起,就决定了要送世子妃回纪州,虽然现在事情可能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我不害怕,也没有动摇。昨夜大夫人将我叫去,威胁我闭紧嘴巴,我有过一瞬的慌张,但很快就想明白,大夫人已经没有别的法子,才会用威胁来达到目的。”

    闵王妃看了眼女儿,见尧年点头,满眼对扶意的信任,她便也放下心中顾虑,对扶意道:“我们上京,必然不是为了皇后侍疾,不过是个借口。来了,也不打算住几天就走,一时不知要住多久,也许要直到查明真相的那一天。”

    “您是说,王爷和世子失踪的真相?”扶意问得干脆。

    见这孩子神情坚定,闵王妃相信女儿没有看错人,眸中也透出坚毅的神情:“他们若还活着,我们就要去找,若真不在了,而背后另有阴谋,不论是谁,都要血债血偿。”

    这一刻,扶意想到的,却是祝镕。

    她飞快地计算着祝镕的年纪和阅历,他说过,大小姐被接回家的时候,他还在国子监求学,五年前祝镕不过十六七岁,哪怕已经暗中为天家办差,也断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大事。

    更何况,胜亲王父子战功赫赫,是足以载入大齐史册的功臣,祝镕绝不会因为皇命,而杀害一生为国为民的猛将忠臣。

    “当年祝家接走涵之,必然是怕将来因为王府被牵连,我理解他们,也认为涵之在祝家,比跟着我们强些。”闵王妃说道,“但涵之离开纪州时,除了悲伤,一切都很正常,显然是回到祝家后才得了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