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88章(1/2)

    息,还有y糜的水声,他听到自己在哭泣,夏天一点声音也没有。

    强行被压在头脑深处的记忆炸裂开来,席卷一切,那一刻的记忆清晰至极,下`身被侵入时的感觉,高热的情yu——

    夏天狼狈地退了两步,他站在客厅角落,抓着枪,既好像要冲过去杀死什么,又一副已无法再动一下指尖、动一下都会彻底碎掉的样子。

    画面里,白敬安精神已彻底崩溃,眼中全是狂乱的恐惧,身却又完全打开,因为另一个人的侵入战栗。

    他听到自己用破碎的语调说道:“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所有的人……”

    从头到尾,夏天面无表情,所有的微表情都消失了,他稳定地c他,x感而致命,却又仿佛被那些人chou走了灵魂。

    而自己在他身下神经质地不断说着这j句话,完全碎裂,在另一个人的撞击下晃动,他灵魂中最隐秘和黑暗之事在上城的y光下呈现出来。

    他听到自己叫出一个名字,灵魂碎掉了般的哀恸与绝望:“小桑——”

    那一刻,白敬安通冰冷,整个人都起了身jp疙瘩,战栗由脊柱冲进大脑。他再次站在了内心的那p深渊之中。

    他……j乎什么也不剩了,只有地狱最深处那一点点碎r,一直在溃烂,想要隐藏,却被强行剥露出来。

    病毒给他最后留下的一点东西,极度的愤怒、绝望、和曾不切实际的一点快乐和希望,碎成了残渣,浮在**的地狱深处,在这噩梦般的快喊中尖叫出来。

    诅咒、呻y、带着哭泣恳求。

    正在这时,站在屋子角落的夏天抬起枪,朝着记忆就是一枪。

    玻璃碎了,但那条蛇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可怕的j`合画面仍然在客厅中继续。夏天又s击了一次,中间j乎没有停顿,打的是他的随身终端。

    手机碎掉了,j乎完全被能量弹蒸发,j`合的场面终于消失了。

    屋子里一p死寂。

    夏天死死攥着枪,瞪着那一p残余,金se斑纹的蛇在碎玻璃里爬行。随时可能连上别的终端,继续播放那噩梦般的场面。

    没再继续播放,放过视频的区域一p凄惨的残骸,又像是形成了一个漩涡,灼热、se情又恐怖,充满了强烈的侵蚀x。

    夏天恶狠狠地瞪着储存,显然在思考怎么把这玩意儿毁尸灭迹。

    白敬安弯腰把它捡起来,他转头看夏天,那人迅速后退一步。

    白敬安站定脚步,那高热的漩涡仍存在在那里。

    不可能恢复原状的。

    深渊就在那里,巨大而未知,不能触碰。

    白敬安吸了口气,把储存放进口袋,夏天死死盯着。

    残骸一般的客厅之中,他看上去y冷、愤怒,是那个来自地狱的恶灵。他本身就是一个残p,这才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位置。

    “我……得看这个,”白敬安朝夏天说道,“我要知道我最后一段精神崩溃时说了什么。”

    夏天看着他,已经完全退到了墙角。

    他张开唇,想说什么,但没有发出声音。最终他点点头,尽量朝白敬安露出个微笑,

    他站的地方靠着窗户,外面是一p虞美人的花海,如同大p艳红的血般在y光下燃烧。他面se苍白,死死抓着枪,站在残破客厅的最边角,浑身紧绷,像随时会碎掉。

    白敬安转过头,带着储存回自己的房间,公司别墅的大厅仍旧